我不是幸運,我只是敢爭取自己應得的

  文/李筱懿

  1、幸運,是另外一種實力

  大家都說C是朋友中最幸運的女人——“幸運”是個感情復雜的詞,一邊帶著贊嘆和羨慕,另一邊,多少有點實力不夠意外勝出的腹誹。

  尤其,C其貌不揚,慣性思維是:幸運是美女的專屬。

  但是,她的確發展平順,從基礎文員做到副總經理;嫁了被人羨慕的老公,高、帥,還富,曾經是C公司的客戶,當年身邊圍繞眾多女性,最終卻選擇了并不突出的C;她還有幾個不錯的朋友,提起名字就讓人眼前一亮。

  C的收獲,看上去遠遠超越了她的實力和付出,所以,人們議論她幸運的同時,還有一點窺探和好奇:這么好的運氣,憑什么是她?

  多年朋友,我特別明白C為什么幸運。

  很多年前的一天,我去C辦公室找她下班一起健身,趕上她老板也在等電梯,我遠遠地望著老板的背影,問她:要遲一點走,或者換走樓梯嗎?和老板同梯是不是不太自在?

  C說:為什么不和老板一趟電梯呢?

  于是,我們倆拎著健身包和老板同時乘電梯到1樓。

  C落落大方主動和老板攀談,一點沒有普通員工的拘謹和扭捏,甚至普及了幾個健身知識,還順便聊起附近幾家味道不錯的餐館,透露其中一個是某重要客戶的聚點。臨別,老板親切和我們道別。

  只是,我沒有想到,這個電梯里的老板后來成了C的貴人,給了她關鍵的提升機會。

  很多人以為生命中的貴人是被隆重的儀式感安排好,站在聚光燈下深情等待,現實卻是,ta或許就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在某個不經意的片段,成年累月地觀察和打量你,考慮成熟才會向你伸出點石成金的金手指。

  所以,所謂幸運的人,都特別擅長把握稍縱即逝的機會。

  C結婚前,我陪她去買婚鞋。

  我知道她嫁了個特別搶手的男人,開玩笑問她緊張不緊張。她沒有流露出嫁給高帥富的亢奮,幸福但也平靜地說:

  愛他和對他好這件事,是我在把自己過得不錯的同時,努力創造機會發生的,但是,我并不把和他結婚作為人生終極目標,嫁不上就不能活。

  我有能力把自己安頓好,他也很清楚我們在一起會有更好的將來,是1+1>2,我們感情也合拍,生活也合拍,娶了我也是他的幸運啊。

  什么是幸運?幸運的人都很清楚自己的底牌究竟在哪兒,只是別人看不見。

  2、才華和見識,是被逼出來的

  2000多年前有一個特別幸運的丑女,叫鐘無鹽。

  她丑到什么程度?臼頭深目,長指大結,肥項少發,皮膚如漆,聲如夜梟,讓人望而卻步。年過四十,不僅嫁不出去,還流離失所。

  40歲,古代當奶奶的年紀,史書的幽默或許在于,描繪一個丑得讓人心驚膽戰的女人,安慰其他女人,你看,她都能成,你憑什么成不了?

  奇丑的無鹽,只能靠出類拔萃的聰明脫穎而出。

  她鼓足勇氣,跑到齊國首都臨淄求見齊宣王,要為國效力,齊宣王哈哈大笑,問她有什么本事,她一本正經地說:大王,您太危險了。

  然后,無鹽搞了一套行為藝術,抬眼四顧、咬牙切齒、揮手撫膝。

  大家愣住,問這是什么意思,無鹽說:抬眼看烽火四周,秦兵不日必出函谷關;咬牙切齒是提醒大王不要阻斷臣子勸諫的途徑;揮手是勸說大王去除奸臣,撫膝是建議大王不要修建奢侈的建筑。不深謀遠慮,齊國怎能強大。

  男人最欣賞幫助他事業的女人。

  女人最愛慕給了她愛情的男人。

  齊宣王意識到無鹽對他的輔佐,居然娶了著名的丑女,在她的建議下勵精圖治,任用田忌、孫臏等大將,齊國成為實力最強的國家,臨淄成為戰國時期文化中心。

  于是,無鹽成了史書里最幸運的女子。

  可是,透過歷史的煙塵,你或許可以看到無數其貌不揚的普通女孩,看似沒有雄心,卻最肯花時間和精力埋頭做事。

  別的女人花枝招展談戀愛,她不著急,于是苦學;別的女人結婚生子油鹽醬醋,她不焦慮,繼續苦鉆;別的女人琢磨怎么吸引和鎖定男人,她不被干擾,把用在男人身上的時間用在自己身上,才華和見識與日俱增。

  幸運,有時是攢出來的。

  才華和見識,有時是逼出來的。

  積累到了一定程度,這些普通女孩爆發了,她們不僅贏得想要的生活,還贏得了理想的婚姻、友情和事業,可大多數人只看到她們瞬間閃耀的幸運,想不起背后的努力與堅持

  3、她們不隨便妥協,然后贏了

  很多資深女神,都是在相當高齡的時候,才有了大眾眼中的好歸宿。40歲的舒淇嫁給了好朋友馮德倫,劉若英45歲當上媽媽,還有那個嫁給了默多克的59歲美國超模杰莉·霍爾。

  黃佟佟曾說,為什么那些被人視為“剩女”的好姑娘,最后嫁的都是男神?甚至,生活里那些遲遲不嫁以至于讓親朋好友都覺得欠她們一個男朋友的女孩,有不少都嫁了青年才俊。

  看上去是命好,其實是她們應得的,她們沒有像很多人那樣隨便妥協,敢于和命運博弈,最后,她們贏了。

  事業和愛情都一樣,就像誰都想不到51歲的魔法教母J。K。羅琳在寫完《哈利波特》系列之后能成為“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兒童文學作家”,能從600英鎊房租都付不起的租客,變成比英國女王還富有的女人。

  所以,誰又是幸運的呢?

  那些美好,原本就屬于你,區別在于,你是否敢于披荊斬棘,遇見神龍也不怕;你是否愿意眼觀四方,撞了南墻及時回頭;你是否能夠知己知彼,明白自己的底線和優勢;你是否可以耐住寂寞,遠離不適合自己的流俗。

  我始終記得,陪C選婚鞋的那天,她穿上鞋子站起來,微笑著說:我不是幸運,我只是敢爭取自己應得的。

  我覺得,她說的是真話。

  敢爭取自己應得的姑娘,活得都不會差。

分頁: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