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撐,不是堅持的唯一打開方式

  文/蒙蒙王

  有一種痛叫做,我本可以,卻沒能堅持。

  雄心勃勃定下的目標,只要一星半點的理由就可以化為泡影。

  實際上,恒心也是一種修為,是可以通過對自己的認識和了解去挖掘培養的。

  1

  你的恒心,與你的意愿有關

  很多時候,不能堅持并不是因為我們不能吃苦,只是因為我們做某件事情的意愿不強。

  我的體力和耐力都不好,長跑常常是忍著頭痛惡心硬撐到最后。

  因為這個原因,每次跑步前我都有很大的心理壓力。加上那些立下的瘦身目標常常不能三兩天見效,所以每一次都是心血來潮地開始,虎頭蛇尾地結束。

  可最近這一年,我卻很積極地把晨跑堅持了下來。

  并不是突然間變堅強,而是因為一個特別不起眼的理由:能夠一個人呆一會兒。

  自從榮升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后,我經常忙亂到連上廁所都覺得是一種奢侈。

  一大早,把沒起床的孩子交給家人,換上運動鞋,在空曠的街道上吹吹涼風,吸吸那尚未被污染的空氣,戴上耳機,聽幾首喜歡的歌……

  盡管只有短短的半個小時,但這一切都讓我足夠迷戀。

  雖然我仍然會在跑出四五百米之后心跳加快,頭疼,手臂和腿都酸困地抬不起來。可對我來說,只要能出去,其他都不是什么大事。

  原先看起來無法克服的困難,現在只要稍稍放慢腳步,調整呼吸,不一會兒便能緩解了。

  堅持就是痛苦和心理需求博弈的過程。如果痛苦更明顯,堅持就會變得艱難;如果心理需求更勝,堅持就只是自我成全的必經之路而已。

  心之所向,行之所至。

  只要從心底里非常想做某件事,就一定會調動身體里的所有潛能,積極配合。

  2

  你的恒心,與你的節奏有關

  當我們立下FLAG的時候,可能一開始都會忍不住下狠勁兒。

  之前一步都不想跑,決定健身了,就2公里開跑,沖刺5公里。

  之前一頁書也不想看,決定勤奮了,就焚膏油以繼晷,好像不熬夜都不好意思說自己看書。

  之前從沒拉過筋,決定瑜伽了,就恨不得立刻把那支僵硬了幾十年的老腿想掰哪兒就掰哪兒。

  這種激情維持不了多久,很快就會被打回原形。

  堅持從來就不是持續消耗,所以太用力的人一般都跑不遠。

  作家村上春樹的生活里有兩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寫作和跑步。

  他全職寫作沒多久,發現身體變差,便開始跑步。

  在普通人眼中,職業小說家應該是不舍晝夜地伏案工作,資深跑者的鍛煉強度更難以想象。可村上春樹的生活卻有張有弛,十分規律。每天早起后的三四個小時集中精力寫作,午休后跑步,日暮時讀書、聽音樂。

  在與寫作和跑步相伴的幾十年里,他既勤勉耐勞、不惜體力,又謹小慎微地呵護自己的熱情,既怕惰性來襲,又怕用力過猛。

  他說:要讓慣性的輪子以一定的速度準確無誤地旋轉到最后。

  堅持,從長遠看,要循序漸進,就每一天來說,要量力而為。

  既要摸清自己的節奏,也要管住自己按這樣的節奏堅持下去。不盲從,也不隨性,不蠻干,也不懶散。

  只有不亂節奏,才能持之以恒。

  3

  你的恒心,與你的心態有關

  堅持不下去的另一個原因,恐怕是因為我們想太多。

  健身兩周,就希望身材賽過誰;看了兩本書,就期待生活有什么不同;勤奮兩個月,就算計著什么時候能夠功成名就……

  人心都是肉長的,若是在它上面加了太多的砝碼,它就會不堪重負。

  欲望太多,就不容易看到希望。

  村上春樹的第一部作品《且聽風吟》和第二部作品《1973年的彈子球》問世后,雖然讓他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都沒有獲得日本文學大獎。

  對此他十分淡然,覺得能寫出讓自己滿意的作品才更加重要。

  他后來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說,那時他還在經營餐廳,甚至覺得沒得獎也挺好,至少不會沒完沒了的接待采訪和約稿,影響了生意。

  聽起來像玩笑,但實際上,無論寫書,還是跑步,他只是為了迎合自己,達到為自己設定的目標就好。

  無欲則剛。

  正是這種盡己所能、順其自然的心態,才讓他更長久地投身于自己所熱愛的事情上。

  自我消耗從來就不是正確的堅持方式,苦痛也不是恒心的代名詞。

  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不如停下來審視一下自己,將自己內心的能量挖掘出來,找準自己的節奏,讓自己心態更平和一些,而不是一味地逼自己死撐。

  任何目標與堅持都是生命長河里微不足道的一段,即使某一段堅持并沒有當下立見的好結果,但正確的堅持習慣卻會讓我們越來越有力量,對每一次新的挑戰都從容篤定。

  只有真正堅持過,你才可以坦然地說一句“盡人事,聽天命”。

  不留遺憾,不負此生。

  微信公眾號:貓姐能量圈(ID:tqq1214cat)

分頁:12